蜜月旅行第二站, 从德国的慕尼黑到科隆, 再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格拉纳达。

收费厕所

上次讲到德国展示了一种整洁地很严谨的城市风貌, 这种感觉还体现在了一点上:收费厕所。

在德国, 不论是旅游景点的厕所, 还是商场的厕所, 很多都要收个 0.5€ 的入场费。 (残疾人厕所例外)

这让上遍天下厕所的我有点恍惚(x。 我记忆中的上一个收费公厕, 还是矗立在中学时期的人民广场公交车站旁, 欢迎着搭车上学的我的光临。

我以奇葩说式问句问 Mia: “以后中国的所有公厕都要收五毛的入场费, 你支持吗?” Mia:“当然支持啊,前提是收费后得像德国一样干净。” 我:“我也支持,前提是得支持微信/支付宝缴费。”

于是谈笑间我们又使用了一次“如果电话亭”。

如果电话亭

“如果电话亭”是哆啦A梦带回来的一个未来科技, 在它的帮助下, 世界能以你想象的方式运作。 xkcd 的 what-if 系列也有这个功效。

科隆大教堂旁边就是莱茵河, 莱茵河上面躺着一条霍亨索伦桥。 这个桥的特别之处并不是它名字很魔戒, 而是关于它有的都市传说: 把锁挂在桥上,钥匙丢进河里,爱情就会锁住一辈子。

标记重捕法大致估算, 桥上挂了至少三十万把锁。

Mia 跟我又聊起了在桥上挂锁情侣们的各种可能。 就像钱钟书关于收音机的比喻说的一样, 万千人类有着万千悲欢。 也像鲁迅说的一样, 我可以觉得他们聒噪。

Mia 跟我感慨, 如果我们遇到的时间不是这么好, 那可能我们就会错过了。

这让我想起我爸偶尔也会感慨, 如果当时他英语能再考好一点, 他最终可能会缺少很多简单的幸福。

大雄还是像往常一样, 经历了失败后把“如果电话亭”还给了哆啦A梦。

人类的个体的此刻, 只不过是他漫长生命的一个切片, 这大概就是高维生物的悲哀。

自然

当参观人文景观的时候, 你总是需要各种各样的背景知识、作者分析、阅读理解、脑内作文。 但自然景观不一样, 就仿佛是大自然直接把大片蓝天、延绵山岭、无边海洋给甩到了你的脸上, 感知一下就从脑子掉进了脊椎血脉中。

在巴塞罗那最后一天的下午我们去了蒙锥克山, 没有云的天空就像是蓝屏的 windows, 看不见的空气弥漫着植物的清香, 在山顶上看到的海天线就像是《楚门的世界》里看到的一样无暇。

欧洲的小雨是跟着云走的, 而每朵云是跟着它的心情走的, 心情好就跑边上玩了, 心情不好就一边哭一边到处窜。

所以地球这边打伞的人类比例明显下降了, 下雨了就戴个帽子躲躲雨, 出太阳了就懒洋洋地晒下阳光, 非常惬意。

上海咋不是这样呢? 我不禁想。 可能是因为不是盟军, 没有天气控制器的原因吧。 我不禁这么回答自己。

高迪

虽说地球这边的天空令人沉醉, 但作为游客还是得有游客的自觉, 抱着包就在巴塞罗那踩遍了热门的人文景点: 米拉之家、巴约之家、圣家堂。

这些建筑都有一个共同点: 建筑师都叫高迪。 精确的来说, 建筑师都是同一个人,他叫高迪。

具体的彩虹屁就不吹了, 希望读者们有机会也可以去看看。 它最令我感到神奇的一点是: 高迪把“业务代码”写成了“传世名作”。

米拉之家其实就是有个有钱人叫米拉, 他出钱让高迪帮他建房子, 但高迪硬是把一个工程作品做成了一个艺术作品。 巴约之家也是如此。

想到这, 我瞻仰圣家堂彩绘玻璃的眼神, 明亮地更加复杂了。

do things matters

我以前跟朋友们论道时, 经常会被反问的问题是: “像 Linus 的确是厉害啊, 不过我们这种写业务代码的, 也不可能做出他们那样的作品吧。”

这种时候,没有作文素材的我也只能更玄学地说: “世界会因你而闪耀, 最终我们肯定都会搞个大新闻的。” 干巴巴的解释也只会让朋友苦笑着回答: “你能这么想是因为你不一样……”

我的朋友, 米拉在发布他的建房任务时, 他也不会说:“我要建一个世界文化遗产。” 高迪拿到的不过是“给米拉建一个房子”的任务, 世界上也有千千万万的工程师拿到了建房子的任务。

但世界因为高迪而改变, 他用自己的才华跟心血把事情做出了不一样的杰出。

我脑子里面立即蹦出了一句 slogan: do things matters。 这不仅意味着努力去核心岗位做重要的事情, 还意味着每一件事都会因为是我做的,而 ‘matters’.

世界上只有一个高迪, 世界上也只有一个你, do things matters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