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旅行第一站, 从上海到多哈再到慕尼黑的城市中心。

时差

老实来说, 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物理时差, 以前都是生物精神时差控制着我。

慕尼黑在东一区, 我现在离 ED 在的伦敦更近了, 让我更能悟到半夜上线看到 ED 跟他夫人在刀塔的心情。

晚上十点多我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凌晨五点自然醒来后, 我跟同样早醒的 Mia 说: “诶,看来时差是的确会影响人的生物钟诶。” Mia:“哦,我平时这个点都是自然醒的。”

疫情

第一天在住处安定下来以后, 我们想着打电话问问卡塔尔航空的国内客服, 看回去的航班会不会被取消, 结果电话中提示:“不在服务时间中。”

微博上不少同学说, 因为疫情在国外有被差别对待, 我感觉其实还行。 大马路上的陌生人也并不会有什么交流, 外国人对中国人造成的语言伤害, 未必有其他省同胞对湖北同胞造成的语言伤害大。

连上了国外的网, Mia 与我依然刷的是国内的疫情。 Mia 感慨:“感觉我们像是逃到了个没人管的地方。” 我义正言辞地回答:“慕尼黑不是法外之地!”

出租

我们叫了辆出租从机场到酒店, 土耳其的司机大叔操着浓重的口音跟我们讲: “Don’t taxi. Take trains!”

土耳其大叔说他在德国呆了二三十年, 但就最近德国人都疯了。 我们问为什么, 他说超市里的口罩全被抢光了!

……

我们路边经过了很多标着 BMW 标记的建筑, 司机说:慕尼黑经济是这边的 number one, 一方面是因为举世闻名的啤酒节,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有很多的 Fabric. 我:“Wow, great!” 后来 Mia 提醒我, 这个 Fabric 是司机的德英混用口音的一部分。

生活

德语一直给我一种很硬核的感觉, 虽然我并不懂多少德语, 也就靠两句 Gutten TagDanke 走天下。

我们住在慕尼黑中央火车站旁边, 城市的建筑分布是非常严谨的街区式, 横平竖直非常让强迫症感到愉悦。

在住处洗手的时候, 我摸到水龙头里特别细腻的水, 非常惊讶地跟 Mia 感慨道: “这水看起来好干净啊,甚至有种能喝的错觉!” Mia:“可以喝,但没必要。”

乡村

去天鹅堡的路上, 德国向我们展示了它的大乡村风貌。

广袤的田野上散落着许多尖顶红瓦白墙房, 簇拥在一起的样子就是《席德梅尔的文明》里城镇的样子。 大片的田野都没有种特别的庄稼, 都是平整的草地与没有人类的清新空气。 我跟 Mia 讨论说, 这要是在中国, 那多么浪费田地呀, 也不种些白菜胡萝卜葡萄西红柿什么的。

不过即使是没什么人的田间小镇, 德国人还是会把房子的白墙刷的非常干净。 这种感觉也在我们去了各式各样的洗手间以后冒了出来: 德国城市是真的会注意干净整洁。

这很好,值得学习。

食物

第一天放下东西以后, 我们去尝试了猪肘与本地啤酒。

猪肘的皮做的硬又脆, 整一大块肉吃起来腻得很沉醉, 于是盘里还会配上一堆腌白菜跟一块大土豆丸子。 本地的小麦啤酒闻起来很香, 除此之外也给不出什么对照组的评价了。

本地的食物店全部都在卖面包跟咖啡, 这里的面包有很多种: 有一大类是纯硬的干面包, 以至于店里会有专门的电锯切割机来切面包; 还有一大类是近似于三文治的面包, 里面的馅会囊括奶酪、生菜、西红柿、腌黄瓜、腌猪肉等一切能加的配菜。

来了这么几天, 面包是吃了很多, 米饭是一粒没沾, 有一种我已经不住在中国的错觉。

物价

作为一个外来客, 很多可能本地人习以为常的设定我都觉得很新鲜。 比如一点是这里的物价比例是不一样的。

Mia 与我去逛本地的超市, 我们在牛奶区流连忘返: 一支 1L 的牛奶只要 0.99€! 于是我三天内喝了两升牛奶放了一堆屁。(是真的) 在水果店,我们买了两斤多的苹果也就花了 1€ 左右。

与便宜的基础食品对应的, 在其它的一些方面显得就比中国贵很多。

比如我们坐公交, 单程一趟就要 5€ 左右。 理发店一次洗剪吹就是 20€ ……

更好玩的是, 我们买一瓶 1L 的农夫山泉纯净水, 总价是 0.44€, 其中水的价格是 0.19€, 但是瓶子的价格是 0.25€。

erlangen

在德国的第三天, 我们买了张单日票坐火车去 erlangen 找老韩玩。

德国的车站也不需要什么身份证明, 既没炸鸡验票口也没固定座位, 买了票自己上车找空位坐就行了。 我立马想起来小学时候看的检票员系列笑话, 果然是一方水土一方笑话。

老韩是 Mia 十年的好友。 写到这我也是一惊, 我们大学的同学, 现在换句说法居然能说是十年的好友了, 时间真的不经花。

我在 erlangen 看到了开放式的大学, Mia 跟我说德国的大学都是这样的。 整个小镇也不大, 一条主街横穿了整个镇, 主街两旁分布着图书馆、面包店、啤酒厂、教室、流动图书室、大型商场。 整条街上行走的都是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孔, 大学就像是被拆成了许多条隐形的河流, 与 erlangen 这个镇融合在了一起。

我们问老韩周末一般做什么, 老韩笑着说: “他们说现在国内朋友的感受, 就是我们留学生的感受, 非常无聊。”

不过在了解到德国有不少程序员的需求, 没有摆在台面上的年龄歧视, 网速很好, 外界诱惑不大一般不出门以后, 我泛起了 30 岁开始重拾德语的小心思。

未完待续

这几天卡塔尔说部分去往中国的航班已取消, 虽然我们的航班还没受影响, 不过总顶着一种“回不去了呢”的快乐心情在游玩。

在德国我们还会去科隆大教堂, 到巴塞罗那了还计划去巴塞罗那主教堂等一系列景点。

希望到时候能忍住信仰之跃的冲动, 按 E 同步就够了。

(完)